——记叶县人大代表、廉村镇穆寨村党支部书记 甘西根

甘西根代表所在的叶县廉村镇穆寨村2100口人, 耕地面积3017亩,位于廉村、邓李、龚店、水寨四个乡的交界处,是廉村镇东北方向一个最远的行政村。90年以前在全县是出了名了贫困村。如今,还是这个村、还是这群人、还是这片地、还是这个环境,全村人均收入近万元。步入穆寨村,以中心街道为轴线,南北二条,东西5条500至1000米不等的水泥路,总长达7.5公里。108盏路灯照亮夜空。昔日破败的茅草屋无踪影,而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排整齐的瓦房或漂亮美观的二层或三层小洋楼。寻遍全村除了一个不大规模的纯净水厂,几乎没有什么企业,也看不见颇具规模的农村产业。是什么使这个偏僻落后的自然村一跃走向富裕小康呢?群众几乎是众口一词:我们有个好当家人——县人大代表、村党支部书记甘西根。

甘西根,81年在部队入党,退伍回乡。回乡不到半年,当了30多年的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侯自修找到他家说:“西根呀,你回来就有很多人找你出去工作,你怎么不走?”甘西根叹了口气说:“不瞒你说,看看咱村这个现状,想着二千口父老乡亲,我心不甘呀。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机会已经给我们,可咱村是要基础没基础,要资源没资源,要条件没条件,搞经济发展无从谈起。”

一天,邻居一家两口生气,并越闹越凶。几乎半个村的人都在围观热闹,多人均劝不下,一村民找到甘西根,硬拉他出面劝架。到了现场,这家院里破旧的锅碗瓢勺扔了一院,媳妇坐在正当院放声哭着,几位妇女正在一旁劝着,而男的则蹲在一旁双手捧着头不语。原来,这男的闲着无事,要出去打个小牌消磨时间,而媳妇说什么也不让。看到甘西根,媳妇哭着指着蹲在一边的丈夫,“你看一个大老爷们,整天无事不出门,只知道赌,亲戚家有喜事,一个子儿也拿不出,这日子真没发过了。”

甘西根环视了黑压压一片人群,大家都投向他一种期盼的目光,他似乎是想起什么,拉起蹲着的人就走出院子,直奔自家。一个有意义的举动开始酝酿。

“红伟,你聪明好学,有体力,我给你找个活干怎么样?”

穆红伟眼睛一亮“什么活,我干!”

“有个人让我找几个人盖三间平房,你领几个人干,只要工钱,别的什么也不管,如何?”

“中!咱村有这方面的人,我组织干,工资人家咋给都行。”

就这个起点,甘西根靠自身良好的信誉和形象,在空闲时连续多年义务给村里青壮年劳力联系建筑工程达几十项,没收一分钱的酬劳。就是这次起点,仅仅十年多时间,全村2000多人口,有1000多口青壮年劳力全部外出打工。而占百分之九十的人从事建设工程。他们分别组成六个小组,活跃于许昌、汝州、郏县、宝丰等十多个县市,成为廉村镇有名的外出务工和建筑专业村。这些人为本村带来了人均近万元的经济收入。甘西根,以一个慧人的目光,瞄准了本村人力资源唯一优势,并把这篇文章做强做大,没有惊天动地,以毫无张扬于世的态度,让一个贫穷落后的偏僻小村庄富足安康,使老百姓日子过的红火殷实。

2000多人口,有1000多人外出务工,这是一个百姓大家呀。有本事的青壮年都外出,那家里怎么办?3017亩耕地怎么办?现实留给甘西根的是一群老弱病残幼这样一群人。到村上你随便了解,不管是外出的,还是在家的,都是众口一词,“无忧无虑。”

对于村里弱势群体,甘西根给笔者拿出了一个本子,上面记载着全村残疾、孤寡、五保户、困难户的基本情况,从住址、居住、生活、人员状况都有详细的说明。第四村民组侯新建双目失明,五组宋遂兴夫妇均是残疾,特困户甘启云、甘丙兰,孤寡老人王金娃、朱廷,五保户甘国干等均在甘西根特殊记录本上有记载。听说村部小花园有几位群众在义务拔草,我饶有兴趣地同他们攀谈起来,一提甘书记,大家马上激动起来,争着给我讲。原来,对于全村所有老弱病残、孤寡老人、五保特困户,甘西根同他们都有感人故事。

双目失明的侯新建称甘西根是焦裕禄式的好干部,二十多年如一日,一直受着甘西根的照顾;特困户甘丙兰,儿子是神经病,一个孙子11岁了,上四年级,而自己又年迈多病,甘书记帮助办了五保,又给两个孩子办了低保,生活有了保障;宋义安、宋遂兴、朱廷三位特困人员,常年受着甘西根书记的照顾,或给他们盖房、治病直到去世都是甘西根花钱埋葬。

06年夏、冬对丁长友、丁迎宾两家来说是不幸的,丁长友和丁迎宾爱人不慎被火严重烧伤,面对大额医疗费,他们俩家都想到了卖房,转租自己的耕地,而甘西根均阻止了他们的行为,并分别拿出1200元给他们治病,并及时同村委一班人协商,为两家人办低保,获得村委1000元救助。

甘西根对老军属甘国有种特殊感情,他的特困情况一直牵着他的心。07年以来,甘国的2.4亩地一直包收包种,并拆掉甘国原来住的危房,自己拿钱给他盖了两间瓦房。二十多年来,在穆寨这个村,凡遇到恶劣天气总有一个人影在村里走动,他叩开所有老弱病残的家门,问寒问暖,送吃送穿,送30、50的过年钱。高德修的房屋漏了,甘西根上房用薄膜盖上;甘国干老人被甘西根从快塌的危房中拉出,一个小时后房屋倒塌······ ,一幕慕平凡而感人故事催人泪下。

2005年9月25日中午,一村民因醉酒在村上闹事,甘西根出面调解中被误伤头部,紧急送往叶县人民医院,后又急转至平顶山市152医院抢救。10月5日,昏迷九天的甘西根书记终于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全村所有户共300多人涌向医院守候和看望甘西根书记。双目失明的侯新建,特困户甘丙兰在甘西根醒来时正拉着他的手:“西根呀,你可醒了,全村老少爷们都守着你,咱村可不能没有你呀。”伤愈之后,甘西根没有追究误伤者的任何责任,12000元医疗费,全部自己承担。没让集体补一分。这就是甘西根,一位县人大代表,一位村党支部书记。

2003年3月,廉村镇推举甘西根为叶县第十一届人大代表,并以高票通过。当上县人大代表,又多了一份责任。笔者在甘西根的卧室床头看到,并不整齐地摆放着河南省《人大建设》、人民代表报、平顶山人大、河南日报等报刊杂志。当问起如何看待人大代表时,他说:“甘为乡亲牛,甘做致富梯,不贪集体一分钱,不求人生名和利。”

二十多年来,甘西根究竟作了多少好事,无人能说得清。自他02年任支部书记以来,为改变村里的交通不便、脏乱、耕地抗灾害能力低现状,硬是带着1000多口老弱病残村民创造自己的家园,解除在外1000多名务工者的后顾之忧。

为了提升3017亩耕地抗灾能力,他多方筹措资金12万多元,打机井60多眼,挖排水沟300多米,确保旱涝保丰收能力。为解决群众就医难,建起了村级卫生所;为解决全村孩子入学难,建起了村级小学。

借助新农村建设的大好机遇,村里修通7.5公里水泥路,安装100余盏路灯,路边进行绿化美化。村容村貌的改变,使“昔日雨雪天气不出门,晴天时候路满尘”现象彻底改观。闹出了二年之久在外务工没回家的甘海亮、卫文豪、郭秋雨等人回家找不到门的笑话。而在这些民生工程中,甘西根无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跑了多少腿从无一句怨言,没从向集体报销一分钱,没花一分钱招待费。

这是一种境界,更是一位人大代表、基层共产党员的情怀。

2009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晚,正是春节的前夕,在穆寨村部,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桌上简单地摆放着水果、糖果之类的食品。原来,这是甘西根及两委班子以村委名义特邀在外务工部分回乡人员举行的一年一度茶话会。这样的茶话会在穆寨村已举办了3次。会上,这些在外务工有成绩者,五、六个搞建筑的小头头们畅谈着在外务工的酸甜苦辣、爱恨情仇、所见所闻。也兴奋地谈着带回家乡的经济实惠。

李爱青,是唯一一位从穆寨村走出的女性建筑包工头,也是全县唯一的。08年,她经过打拼,自己拉起了一支建筑队伍,一直活跃于河南省巩义市,饶有名气。她站起来,眼含热泪说:“西根书记,我们之所以在外能安心打拼,是因为后方有你呀!你是咱全村人的主心骨,也是我们1000多名在外务工者的靠山。请你放心,我们不会给咱穆寨村丢人,更不会给你甘书记丢人。”听着大家对自己的评价,甘西根憨厚地笑了,而眼里充满着泪花。

谈到村里今后的发展,甘西根同大家说:“鉴于我村老弱病残孤寡人员多这个现实,村里正在争取建一个敬老院,彻底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我还想,有你们这帮从事建筑工程的英才,计划成立“穆寨建筑有限公司”,树立一面旗帜,把你们这些英才整合旗下,这样,你们在外创业腰板会更硬,胸更挺。”大家又是一片掌声。

由于甘西根的突出表现,他连续多年被市、县、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穆寨村党支部07、09年被河南省评为“五个好党支部”。

注:本文发表于《叶县信息》2010年10月9日第三版

重要声明:本文未经作者本人同意请勿转载